内容评价/信息举报关闭

内容精彩(0) 一般一般(0) 有害信息(0)   

国际大宗商品:“暗黑系”弥散


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双城记》开篇的金句——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明智的年代,也是愚昧的年代;这是信任的纪元,也是怀疑的纪元;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似乎可以描述任何时代任何大场景下的众生心态。在2015年将尽的时候,这段话也可以恰当描述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上,有人乐观,看到光明;有人悲观,看到黑暗……   三大主因致整体价格低迷   需求不振、供给过剩、美元强势三个基本要素决定了2015年大宗商品整体价格依然低迷的共同形态。2016年能否结束熊途也取决于中国经济和美元汇率这两个基本因素,因为短期内只有中国经济可能支撑全球需求的增长,而大宗商品价格往往很快会对美元汇率的变化作出反应。进而,由于中国化解库存和产能压力的任务不可能短期见效,不能提供全球能源和原材料需求的边际增量,而美国一年前结束量化宽松并于日前如期加息,美元走强概率大大提高,二者会使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在2016年复苏无力,除非中国“一带一路”战略能迅速有效推进形成现实的需求,而美国经济再度大幅下滑,迫使美国回归零利率。当然,不同种类的商品价格会走出自己独特的形态,特别是由于其供给侧因素的影响。比如供给冲击,往往会成为影响农产品和热带饮料价格的重要因素。石油也不例外,供给侧因素复杂使其未来价格形态充满变数。而且,由于石油同国际政治经济的关系最为特别与密切,加上石油价格与美元汇率也逐渐呈现出互为因果的迹象,石油价格往往代表了甚至影响到大宗商品整体的价格走势,如同知秋之叶,知著之微。   国际油价从2014年6月以来一路下行,在撰写本文的美国加息后次日,美油WTI盘中多次跌破35美元, 2009年不足34美元的近十年价格最低点触手可及。美油同布伦特均已回到2004年初的水平。目前,美国原油库存高企、全球原油库存达到历史高位,成为压制油价企稳回升的重磅砝码。高盛极度看空油市的观点时不时敲打市场,颇有崩盘即将发生的紧张情绪。   从基本面看,是需求转为不足和供给转为过剩共同造就了今日国际原油市场的现状。一方面,金融危机以来的全球经济并未全面得以恢复,经合组织和亚洲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疲弱导致全球需求不足。作为近十年来重要需求增长点,中国经济在“四万亿”刺激退烧之后进入了“新常态”,加上环境约束下转变能源结构的要求,中国经济已不足以支撑一个石油牛市,而印度等国目前尚不能替代中国让大宗商品摆脱熊途。与此同时,替代石油的能源和储能技术已经开始侵蚀传统石油产品市场。看看身边的特斯拉汽车、热门的石墨烯聚合材料电池,它们的到来远比金融危机刚刚爆发的时候人们所预想得要快,也表现得更优秀。另一方面,得益于3D地震成像、微地震波压裂成像、水平钻井以及大型水力压裂这四大关键成熟技术的综合应用,过去不能产出油气的页岩变成了现实的资源,大量中小规模生产者成为石油行业新的进入者,他们带来了新增的供应量。遗憾的是,这种供大于求的局面并没能经由市场的自我调整得以修正。   油价进入下跌通道以来,尽管需求因价格下降有所增长,但仍远不能同供给相匹配。而在供给侧,没有厂商愿意为调节市场失衡而减产,曾经的产量调节者欧佩克在沙特的带领下已经连续三次决定不削减半年度产量了,而且在最近的一次欧佩克大会上,最终还是宣布半年产量不变的决策。不仅如此,非欧佩克产油国中俄罗斯还将产量推高到历史最高位。显然,这不是基础经济学供求模型暗示的厂商行为和市场结果,即价格下跌,而后供给减少,进而价格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