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评价/信息举报关闭

内容精彩(0) 一般一般(0) 有害信息(0)   

天使的羽毛


  译/景 林

  这是天使安吉拉丁第二次落入人间。

  第一次,是27年前,被旋风刮伤翅膀而掉落了下来。这次,他是故意的。

  很久以前,他偶尔听别的天使提到人间,听说那里每天都刮着寒冷的风,是前往地狱的通道。那是安吉拉丁惟一一次听别的天使提起那个没有天使会去的地方,天使说的时候口吻有些轻描淡写,人间有点不值得一提。安吉拉丁从未对人间有过什么憧憬,那次落下只是一个意外。但一个5岁的人间女孩救了他。他记得,女孩的眼睛清澈若水,温柔的手好像是天堂花园中盛开的娇嫩的花朵,令人不忍触摸。她扯下了身上的衣裙为他轻轻地包着伤口,他告诉女孩,他是天使。女孩天真地笑着说,天使,你会好的。

  从那时起,他就没有弄清楚天使与人的区别,仿佛是没有区别的。女孩把他藏得很好,每天都来看他,给他带吃的,虽然他不用吃东西。

  他的伤好的很快,可在展开翅膀前他发现,他已无法逃开那双清澈的眼睛,他问女孩你有什么愿望?女孩笑着说,我想嫁给天使。

  那是句会令所有男人怦然心动的话。天使也不例外。安吉拉丁一直记着这句话,为自己找了一个想从天上再次落下的理由。

  他再次落下依旧无声无息,无人注意,只在空中划过一道徵弱白光,落下一根洁白发光的羽毛随微风舞动。安吉拉丁没有在意,只是一根羽毛而已,他有很多。

  仍是这个地方,这片草地。参天的槐树还在,虽然已有些残破。安吉拉丁收起了受伤的翅膀,脊背上露出他故意弄出的伤口。他蜷缩在松软的嫩绿草地上瑟瑟发抖,欣喜地看着人间的世界,等待着女孩的到来。

  3天过去了。女孩没有来。天使是没有时间概念的,昨天是今天,今天是明天。岁月就这样过去,没有在他们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安吉拉丁不知女孩为何没来。他决定寻找。

  这是一个很小的城镇,人不多。安吉拉丁问了每一个他所遇到的人,有没有见过他的女孩,有着清澈眼睛的女孩,没人回答他。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他,像他这样一个赤裸身子,有着偌大一个伤口,满大街找女孩的男人一定是个疯子。安吉拉丁并不知道别人的想法。他是天使,从来只想着别人的善,而不知恶是什么。他依旧逢人就问。直至有个男人指着一栋房子说,他在那里。安吉拉丁快乐地奔了过去。

  那是栋简陋的房子。房门没有关,他一把推了进去,却为见到的情景深深疑惑,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躺在床上。男人见到了安吉拉丁,诌笑着对女人说道:今天你的生意不错呀!他斜着眼睛冲着安吉拉丁笑了笑,走出了这间许多男人都进过的房子。安吉拉丁没有对他笑,他不喜欢这个男人,非常不喜欢。他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一片茫然。

  他说:你好,我是天使安吉拉丁。

  女人大笑,说道:你好,我是魔鬼索丽塔。

  安吉拉丁说他是来找一个女孩的。索丽塔觉得很有趣,于是留下了他,并给了他一套不知是哪个男人留下的衣服。她觉得他长得很好看,不是一般男人的英俊,而是一种美。但她与他什么都没做,因为安吉拉丁说他没有钱,也不知道钱是什么。

  索丽塔觉得安吉拉丁一定是在骗她,在这个世界上,谁都知道钱是什么。他长得那么美丽,一定是出身名门的公子,养尊处优,富足幸福,才不知道“钱”。她期盼着他的家人寻找他,期盼着一笔横财的隐晦。索丽塔的心情渐渐好了起来,照常接客,做生意,出门买菜做饭,生活有了希望。

  安吉拉丁并不喜欢索丽塔,他觉得她与男人来往,既没有爱心,也没有爱情,那一定不是神的旨意。她的眼睛若深宫中的寒雾令人看不清,他未触摸过她的手,但想象中,它一定不温柔。他每天仍出门寻找他的有着清澈眼睛的女孩。

  他试了许多方法,都没有用。最后,有人告诉他,他可以写寻人启事,张贴在各处,女孩可能会看见。但一定要先有笔。

  安吉拉丁问了索丽塔什么是笔,索丽塔说很简单,找根好点的羽毛,蘸点墨汁就是笔了。羽毛,羽毛,哪里有羽毛?安吉拉丁想到了自己的。深夜,他忍着伤痛,拔下一根羽毛,细细长长,洁白毛铺展得整整齐齐,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安吉拉丁爱怜地抚摩着自己的羽毛,啊,天使的羽毛。那一夜,他写了很多启事,想着他的女孩。

  第二天傍晚,安吉拉丁疲倦地回到了家中,他贴完了所有的启事,决定晚上继续写,他相信总有一天女孩会看见的。可他没有找到他的羽毛 。他的笔。

  索丽塔说:我把你的笔卖了,你从哪里弄来的羽毛,这么漂亮,今天有人出了10个钱把它买去了。安吉拉丁无语。他冷冷地看着眼前憔悴而苍老的女人,觉得伤口隐隐作痛。他不愿告诉索丽塔,羽毛是他的,他是有着翅膀的天使,她没有资格知道。那夜,他又拔了根羽毛作笔。

  索丽塔实在无法相信,眼前的美男子居然每晚都找到一根如此漂亮的羽毛,羽毛笔的价格也越来越高,已经有人出到250个钱了,每个人都说,这一定是一种极珍稀动物身上的羽毛。索丽塔已可以不靠出卖身体来维持生活了,她也愈发觉得安吉拉丁是个可爱的男人。虽然有些古怪和神秘。她开始对他好起来,为了羽毛,为了钱,也为了喜欢他。每天她帮他张贴启事,从小镇到森林,傍晚再去卖羽毛笔,索丽塔知道,每次她去卖笔,安吉拉丁都很不开心,甚至是难过,但她也不停地安慰自己,自己给他地方住,给他饭吃,给他衣服穿,帮他张贴启事都是应该得到报酬的,她心安理得地卖起羽毛笔来。

  安吉拉丁愈来愈不喜欢她,不再与她说话,她痛恨看到索丽塔拿着那卖羽毛笔得来的钱开心得忘乎所以的样子。他逐渐感到了天堂与人间的区别,天堂里没有钱。日子就这样若流水般过去了。到有一天,安吉拉丁只剩下最后一根羽毛。那夜他跑了出去,他不愿羽毛再被索丽塔卖掉,那是他找女孩惟一的希望了。他的伤口愈来愈深,他知道他已经不可能再飞了,也不能回到天堂,虽然他是天使。

  安吉拉丁再也没有回到索丽塔那里。

  索丽塔也曾找过他,可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她觉得很可惜,他真是个不错的男人。靠着他的羽毛,她已开了一家小杂贷店,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若他还回来的话,她真有点想嫁给他。

  很久以后的一天,富态的索丽塔坐在一间花店里听着街上的流言。店主说:听说了吗?森林里发现一个天使!他有两只翅膀,没有羽毛,可惜死了。好像死了很久,大概是误从天上掉下来的。女人一说:哦,真的?!女人二说:是吗?!索丽塔轻描淡写地说:这有什么,在我5岁的时候,我真的救过一个天使,我帮他绑过伤口,他飞走的时候,还问我有什么愿望,我就说,我想嫁给天使。他真的飞走了,翅膀很大,非常白,很漂亮,我是亲眼看见的。他好像还有名字,叫……唉,不记得了。

  哈哈哈……花店里的人笑做了一团。

  索丽塔含着笑,眼中闪过一丝清澈的光。心里嘀咕一句: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