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评价/信息举报关闭

内容精彩(0) 一般一般(0) 有害信息(0)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二手机翻新过程


究竟是什么让二手手机市场规范失调?在上期本报推出二手手机市场调查之后,引起各界热烈反响,不少网友表示,因为二手手机交易背后存在一个完整的利益链条,而且这种利益链条缺乏相应制度监管和约束,这正是导致二手手机市场乱象的根本原因所在。也正是基于此,继上周本报推出二手手机买卖市场揭秘专题之后,本周,记者再次深入二手手机市场,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二手手机翻新过程。

【首站】“学艺”西直门

西直门附近的西内大街是和公主坟齐名的手机交易集散地,每天在此专门收购二手手机的“游击队”人数并不亚于公主坟的规模。和公主坟不同的是,这里一直是北京市内最大的翻新机的产地和技术输出地,而这也正是记者此次暗访的目的地。在朋友的帮助下,上周六,记者假装外地同行,来此学艺。

【现场实录】专业人士也看不出来

店主中山装(老程)见记者还是不信,就当场“露了一手”绝活。

几近炫耀地向记者演示了护屏纸安装过程:先将一大张纸贴在屏幕上,随后用小刻刀沿着屏幕的边框将多余的部分裁掉,整个过程不到5分钟。

对于自己翻新手机的技术,老程充满自信:“你叫摩托罗拉的人来,也未必看得出这个手机是翻新的,一般的顾客怎么可能看得出来呢。要不然早出事了,还等到今天啊?”

【内幕一】入门须有介绍人

按照朋友的指点,记者来到了一家并不起眼的手机店面。

记者刚把头往里一探,马上引起里面人的警觉:“你是干什么的?”一位正在吃饭的中年妇女看见记者要进来,马上放下手中的碗筷,机警地盯着记者。

“我是小刚的朋友,湖北来的。他让我来这儿找程先生,我是来进货的。”记者回应道。

“喔,你等等。”随后中年妇女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一个身穿褪了色中山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记者的面前,“你就是小刚的朋友?”见记者点了点头,中山装马上把记者让进了店中。 

【内幕二】串号验机不可靠

一番寒暄之后,中山装见记者真是来进货的,就打开了话匣子。中山装自称做翻新手机生意已有一年多,“这一带谁不知道我老程的翻新技术属一流,卖出去的上千部翻新机中至今还没有一部露怯。”老程十分得意地向记者炫耀起他的手机翻新史。见记者半信半疑,中山装随手从柜台里拿出一部包装完好的摩托罗拉A768手机:“你能看出这个是翻新的吗?包装外壳、说明书、保修单都和新买的一样。”看到记者还在仔细地核对主板串号,他显得不以为然:“大家只知道要核对主板的串码,以为这是鉴别真手机最有效的办法,其实没用的。不瞒你说,我自己就有电脑,你要什么号码我给你打什么号码,一式三份,分开来贴不就可以了,怎么可能有错呢。这么容易就能看出来的话,我们还怎么做生意?”

【二站】“考察”加工点

记者假装露出浓厚的兴趣,向中山装表达了想买一套手机翻新设备回去的打算。不过,记者表示对翻新机还是不太放心,想看看是怎么加工的。见记者真心想买的样子,老程犹豫了片刻,最后对记者低声说:“到我家去看看吧。”

【现场实录】半小时翻新一部NEC

见记者还是犹豫不决,中山装一时兴起,竟然亲自向记者演示了一个旧手机的“翻新”全过程。

只见他从身旁的竹筐内拿起一部从外面收购的NEC手机,利索地拆下电池,再打开手机壳,小心翼翼地取出主板仔细查看。随后,中山装从一堆工具箱里找出一个对应型号的手机全新外壳和键盘,他又将旧手机主板用牙刷里里外外刷过一遍,用吹气球又仔细地吹了一遍,确认主板里无灰尘后,用一块眼镜布很仔细地擦拭液晶屏,觉得清扫得差不多了,中山装把主板套进了新的外壳,安上新的键盘,再合上后盖,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极为熟练。

但这仅是完成“手机翻新”全部工作的一半,剩下一半是给手机贴上身份证——没有入网许可证和IMEI号码的手机,还不能在市场上出售。中山装把旧手机的电池丢进一个旧电池堆里,从工具箱里找出一块全新电池,再掏出一张SIM卡,装进手机。开机,简单试了一下按键和音质,觉得还不错,就又从另一个工具箱里找出一套标贴和包装来。

最后,只见中山装小心地将标贴贴在SIM卡的上方,和包装上的号码对照一番,看不出什么破绽——一部漂亮的“新”NEC诞生了,这前后也就花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内幕一】翻新点在南四环外

随后在中山装带领下,记者来到了中山装位于南四环外的一处院子。记者刚随着中山装走进院子,马上引起里面人的警觉:“你是干什么的?”“小刚的朋友,想买咱们设备,我带来看看。”中山装对着屋里说道。

随后,中山装把记者领进了院子西边的一间小屋:房间不大,墙边堆着一人多高的手机包装盒、泡沫塑料和崭新的手机外壳,地上丢满了旧手机的零件。在一张靠墙的桌子上,整齐地堆放着一部部刚出笼的“新”手机。屋中间的一张桌子上散乱地放着很多已被“开膛破肚”的手机。在两个硕大的灯泡底下,几个学徒模样的年轻人正在聚精会神地焊点,桌子上的两把烙铁还在冒着青烟。

“这样翻新手机,会不会被人发现啊?”对于这样明目张胆地翻新,记者“担心”地嘀咕一句。中山装却笑着回答:“不瞒你说,很多大商场、手机城都在我这里进货,有时候一个月要发好几百部,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过事。”

【内幕二】配件生产产业化

看到记者对此非常惊讶,中山装笑着说,他们有专用工具对其进行抛光、喷漆处理,使其变得和新的一模一样,对手机屏幕,也有专门的抛光机打磨使其“亮丽如初”。

“翻新手机真的没什么技术含量。”中山装说,目前二手手机电池、充电器、机壳、送话器、听筒、键盘、液晶屏、键盘等配件的生产都已经产业化。回收的旧手机,换换“皮”、“内脏”,重印下

IMEI号码,“新”手机立马练成。即使要修改OS或语言,也只需要刷新软件就OK。有些手机翻新一下只要分把钟而已。

“别看着挺难的,其实就是一个熟练工种。”中山装笑着向记者展示了用来翻新的各种手机配件、手机芯片。有的上面有简陋的标签,有的标注着不同的手机型号。记者还看到了空白手机主板的电路板——已经由电路板工厂印刷好了,却还没有分割,一大张一大张地堆在那里。手机外壳和包装,则是最普通的商品,市场上所有主流型号的外壳和包装全都有。

据中山装介绍,他们回收手机的前壳和电池一般都可以更换,这是比较方便和保险的。对于那些后壳不能更换的手机,用一种像清洁剂的雾剂一喷,旧壳的表面立马出现一种像新机一样的磨砂。这些手机由于售价较低,买主也不会仔细查看,所以大都能蒙混过关。

此外,像手机的入网许可证,可以揭下换上新入网许可证。外包装盒上也能贴上从印刷厂印制的与手机一样的条形码。这些“做工”如果不是专业人士,根本无法辨别。 

【三站】亲历翻新设备推销

中山装说,在普通人眼里的“电子垃圾”,在他们眼里可全是宝。对于成色一般的手机他们采取倒换电池,把劣质假冒电池安装到旧手机上再出售,而拆下来的原装电池则以旧充新作为配件出售;成色较好的手机经过翻新后充当全新或九成新再出售。通常其操作手段为更换新外壳、清洗、打蜡,行话称之为“手机美容”。

“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一部旧手机一般收购价仅在50—200元左右,经过‘美容’翻新到最终出手,能卖到五六百元甚至上千元,至少有300—800元的利润。”中山装向记者描绘了手机翻新的广阔市场前景。

【现场实录】

老程拿出《可行性研究报道》

见记者有些心动,中山装马上不失时机向记者递上了一叠资料,资料的封面上赫然印着《手机翻新可行性研究报道》记者注原文如此 几个大字。“这是我们的一些资料,你看看就知道了。”记者翻开一看,见里面对手机翻新进行了详尽的可行性分析:手机烤瓷喷漆成本

1—2元,手机根据壳子情况可收30-80元,每天做5-20个手机壳,收入可达200-1000元。

【内幕】全套设备卖3000元

《手机翻新可行性研究报道》后面几页便是手机翻新设备的价格,只见上面写着专业手机翻新:3000元(手机翻新设备一套+UV机一台+烤箱一台+10瓶专用漆+10瓶专用稀料;配送材料:

1.高亮全包膜:二十张;2.普通全包膜:二十张; 3.专用漆:五瓶;4.稀释剂:五瓶;5.包膜刀具:一套)。

“目前这些手机大多在一些城乡接合部或三四级城镇销售,或者在一些专业卖场承租的手机柜台销售。”中山装说,只要记者购买这些设备,生产出来的翻新手机,他可以帮助提供销售渠道。

记者表示随身带的钱不够,提出将这资料带回去研究研究,然后再联系。一脸不悦的中山装表示,他们只有一份资料,如果记者需要,再联系,随即以“影响他们工作为由”要求记者立刻离开。记者的这趟“手机翻新”之旅也随之结束。

【特别提示】

记者随后从有关方面获悉,二手手机交易有望在2006年实现登记,目前公安机关正在研发相关计算机系统。届时,二手手机监管机制不健全的问题将会得到彻底改善。“翻新手机市场空间才能逐渐被压缩直至消失。”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