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评价/信息举报关闭

内容精彩(0) 一般一般(0) 有害信息(0)   

汽车养路费“十宗罪”


  一、汽车制造厂、“大吨小标”公开制假、为应和用户偷逃养路费。在今日的公路上、随意检查一辆载重货车即可发现、明明载重10吨或20吨的车辆、行驶证上却标明4.5吨、或5吨。载重100吨甚至200吨的车辆、却标注30或50吨。这种为少交养路费而造假的行为、以视空见惯、这是第一宗“罪”。

  二、严重超载超限、压坏路面、压垮桥梁。一台载重5吨的车辆却超载20多吨、标注20吨的车辆却超载重100吨、甚至200吨。一辆30座位的客车却硬塞进60多人、路上那些重大交通事故、大多数都是超限超载造成的、因为他们每月只用交纳5吨或30人的养路费、。这是第二宗“罪”。

  三、微型小客车去比大轿车交的养路费还要多。一台微型小客车,总质量不超过1000公斤、每月要交费近200多元、一辆大轿车总质量超过3000公斤、高档的近5000公斤。每月交费不过100元、究竟那种车对路面的破坏性大?一目了然、一台同型号私家车上班下班代步。日行路不足20公里、而另一公车(或出租车)日行驶200公里、养路费却同等交付、难道这就是养路费存在的合理性?值得怀疑?这是第三宗“罪”。

  四、农用三轮车交费底廉、造成“三驴子” 泛滥成灾。一台三轮车、不论多大载重量、(少的装载5吨、多的装载达10多吨)一年交费不到800元、而且80%以上的从不交费、收上来的少量养路费也进入个人的口袋、往往交费者手中的票据也多为虚假的、这是第四宗“罪” 。

  五、三轮车制造厂钻养路费政策的空子、造出“畸形三轮”为偷逃养路费而“制造”车祸隐患。三轮车的制造厂为应和用户偷漏养路费、特此造出载重5吨、有的10多吨以上畸形怪车、却非要安装三只轮子、目的是为了按农用车管理、少交养路费。正是由于制做畸形、在公路上制造了一起又一起车祸、二三级公路上、80%以上的车祸都是三轮车所为、有多少无辜的人被“三驴子” 夺去了生命。这是第五宗“罪”。

  六、大型胶轮拖拉机、不去耕田去拉货、只因此车交费少。此类农机是专为农田作业设计的、它主动轮大、辅动轮小、在满载高速行驶时极易失去稳定性、由于农用车交费低廉、只交4.5吨养路费。农民多用于运输砖石瓦砾跑运输、装载20多吨、视空见贯。又由此制造出一起又一起车祸。这是第六宗“罪”。

  七、假军车、假公安车招遥过市、偷逃养路费虎假虎威、由于国家符于军队公安特殊使命、享受特殊代遇、一些不法份子里外勾结、造假军牌警薇用于民用车辆、偷逃养路费、这是第七宗“罪”。

  八、报废车、走私车、拼装车在假证贩子手中起死回、在现时的公路上、有多少台报废车、拼装车、拿着从假证贩子手中买来的行车证在公路上疾驶、那些肇事逃遁的车辆80%是持假珏证者所为、这些车辆即偷逃了养路费、又给社会及人民群众危害。这是第八宗“罪”。

  九、套牌车、克隆车、孪生车、无处不在、到处都有。那些不法份子往往从山东、内蒙、搞来一套套车辆全部证照。5000元---8000元不等卖给同一型号同一颜的车辆、一套证照最多克隆挛生出3--5套、使国家的养路费大量的流失、这是第九宗“罪”。

  十、交管部门为追逃养路费、在全国的公路上制造了多少起车毁人亡的悲剧。他们当中的一部分循私枉法的辑查工作人员、在公路上隐藏伏击、强行追赶。制造了多少起人间悲剧、使多少妻子失去了丈夫、多少母亲失去了儿子。这背后的凶手就是“养路费” 。征稽部门部份腐败份子与个别车主相互勾结、明则车辆报停、暗拿好处、车辆照常上路。 这是第十宗“罪”。

  综上所述;为还社会一个公平的环境、为我国及世界有限的油料能源不在白白浪费、为养路费不在流失、为了还我们一个清新的空气、为了使悲剧不在发生、唯一的方法就是取缔养路费、施行燃油税。而且越早越好。

  目前统缴费的征收方式很不合理,有“大锅饭嫌疑”。微型面包车、整车质量900多公斤、百公里耗油6升、总每月的养路费却高达200元、奥迪v6等骄车、整车质量高达3000多公斤、百公里耗油高达10升以上、每月交费不过100元、一台同型号私家车上班下班代步。日行路不足20公里、而另一公车(或出租车)日行驶200公里、养路费却同等交付、难道这就是养路费存在的合理性?究竟那种车辆对路面的破坏性大?真是太不合理了、这就是“霸王条款” 又一表现。上班族每天也就是上下班开开车,全年总计不会超过一万公里;可那些出租车每天都在路上跑,“轧马路”的时间是他们的几十倍,可缴纳的养路费却一样多,这显然是不合适的。若是征收了燃油税,小排量、低油耗、使用频率低的车主,付出的燃油税将低于过去的养路费、车船使用税等固定支出;反之,那些大排量、高油耗、使用频率高的车主,其燃油税支出则将高于以往的固定支出。因此,征收燃油税体现了“公平原则”。

  开征的日子已叫国人整整等了十年、十年哪!三千六百天、这个所谓的“时机” 怎么还等不来、油价越等可能越高、时机越等越复杂、是人为制造的坎坷、还是真的机不逢时?只有国人心里明白、决策者心中清楚、公路法制订八年了、是法大?还是某些即得利益者的权大?国人叫好、利国利民、公平公正的好事,难道还要叫国人再等上十年?